会员登录

用户名:

密  码:

品茗黄金霍:老茶壶

 
文/今夜扁舟
 
  华宝斋的古玩架上有两排老茶壶,看上去不算是多久远多名贵的古窑瓷,只是早期一点的民间居家用品。有的样式甚至觉得自己小时候曾在邻家的饭桌上见过。虽记忆 不太真切,但推想也不奇怪:明清、民国的东西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,支桌腿砌猪圈的大有物在,没准在哪个墙旮旯里不小心就踢出一件来。
   华宝斋古玩架上的那些老茶壶,有几样是圆柱形的壶身、铁丝提梁的手提瓷壶,我小时候看到过并觉新奇眼羡的应就是这种壶。那时农家下地干农活时,放在田头 的一色是粗泥大瓦壶,所以比较之下,这种瓷壶显得精致和文气许多。什么人家有这种壶呢?住着从地主家分得房子的干部或转业军人家有这种壶。也是铁丝提梁, 安装提梁的洞眼里磨出锈色。依今天的眼光,这种样式的壶用竹木做提梁,一定比用铁丝好看。铁丝是原装的还是竹木提梁损坏后的替代品?当年没想到询问,如今 无从知道。
  大队会计的女儿小名“丫头”,和我年岁相同,是隔了一家的邻居。大人出工以后,小孩子就互相串门玩。丫头常常在家烧 开一锅水,抓一把老黄茶丢在她家那把大瓷壶里,然后冲上水,放在桌子上凉着,等大人收工回家吃饭时喝。而我家那只大瓦壶是母亲出工前冲好了开水放在灶台凉 着的。母亲有一次边匆忙冲水边点着我的额头说:还是丫头家好啊!——我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错会了母亲的话,以为她说的是丫头家的瓷壶比我家瓦壶好。
  以今天的眼光看,那些老茶壶壶身重拙,工艺上和今天轻薄透亮、款式多样的新瓷没法比,可是静静地看着它们,心里为什么觉得那么安稳!残留壶身的暗黄茶渍进一步渲染了它们的老旧,可是它们引我进入一种很熟悉的温暖心境,使人沉湎不肯离开。
  有一种励志的话说,昨天已成过去,明天尚未到来,人生的关键是把握好今天。说的没有错,对人生的成就来说确实如此。可是我无法想像一个没有缅怀和展望的人生。对于人生幸福来说,对过去美好的追怀,对未来美好的期待,是当下的声色之享无法取代的。
  让我再想一想吧:丫头的母亲收工回来,丫头的父亲也下班回家,丫头从木桌上提起茶壶的铁丝提梁,给他们倒茶……
 
 

黄 金 霍 茶 庄 版权所有

地址: 安徽省寿县北大街税务巷口  邮编: 232200

电话: 0564-4020813  E-mail:sxguoke@163.com

ICP许可证: 皖ICP备1102327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