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

用户名:

密  码:

品茗黄金霍:玻璃杯
 

 
文/黄丹丹
 
  她爱茶。尤其是绿茶中的瓜片。用古瓷杯冲泡,静静看一卷卷如蚕茧般的茶叶在水中缓缓地张开、张开,最终化茧成蝶一般地舒展,白瓷杯里呈现出春水般的碧绿纯净的茶汤,呷之,香,而不艳,甜,而不腻。
  那只古瓷杯很老了,薄薄的胎,泛着淡淡的青。杯盖上是一对描金的凤凰,飞腾临空却依旧缠绵的样子,她很喜欢。她喜欢,爷爷便送给了她。于是,她一直带着,从一个城市迁徙到另一个城市,它也始终被包裹在丝巾衣帽间,放在贴身的行李箱中被随身带着。
   之所以从一个城市迁徙到另一个城市,是因为他在那个城市。他们在一起很多年了,从初中开始同座,高中同班,到大学同一座城市,一直一直在一起。他们彼此 相爱,当然,也可以说是彼此习惯了对方。直到大学毕业后,他们才分离,十年,在一起。然后分隔两地,这两地竟相隔千里。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是爷爷的心肝 宝贝,毕业后自然回到了家乡,继续她安逸而平淡的生活。他却留在了南方,在一家公司从业务员做到了区域经理。在他们相识十三年的纪念日,他说,你来吧,如 今,我拿年薪,可以养你了。她没有说话,昏暗的灯光下,他隐约感觉她有泪婆娑。还未问及,她却微笑着说,这茶楼里瓜片不正宗啊,你看,色泽不对嘛,准是陈 茶,也不香。是啊,他说,这里都喝铁观音。铁观音是半发酵的茶,介于绿茶和红茶之间不清不楚地含混着,我不喜欢。我喜欢绿茶,有茶叶最初生长时的清新。她 说着,扭头拭了拭眼睛。那么,我们的爱情,是不是也介于分离和聚首之间含混着?就像你不喜欢的铁观音?他逼问。她没有再扭头,怔怔地望着他,泪,大颗大颗 突兀地下坠,落进她面前的瓜片杯中,迅速地消融进了茶中。
  回家后,她就去爷爷家,告诉爷爷,她不想自己的爱情像半红半绿的铁观音,闻香浓郁,喝来却有涩涩的余味。她要它的爱情像瓜片般清新扑鼻又饮之甘冽。爷爷叹了口气说,好,你去。
   她转辗到他的城市,那天,恰恰他在开会,她到的时候,他还在忙。她一件件将行李拖进了他的公寓,终于搬完所有的行李,疲惫不堪的她往沙发上一瘫而坐的时 候,不小心伸出的脚碰倒了开了一半的行李箱。裹着丝巾的古瓷杯轻轻地滚了出来,她慌忙去护,却不曾想一脚踏空,杯子从手中摔了出去。瓷器脆裂的声音,原来 是那么地美。是美好的事物都易碎,还是事物因易碎而更显得美好?她恍恍地坐在那里,一个晚上,心里很空。虽然他一直有电话来,在极嘈杂的环境里依旧用很温 柔的口气和她说话,要她自己先吃些东西。她答应着,却并不动。很累,她只想喝盏茶。起身,到厨房翻找他的茶具,找来找去,全是玻璃杯。玻璃杯,冰冷而透 明,可以更清晰地看见茶叶翻飞的过程,但是,它能聚集最浓的香和保持最真实的温度么?
 
 

 
 
 

黄 金 霍 茶 庄 版权所有

地址: 安徽省寿县北大街税务巷口  邮编: 232200

电话: 0564-4020813  E-mail:sxguoke@163.com

ICP许可证: 皖ICP备11023272号